景雅希望白志勇沉下心来想_如果岁月可回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1日

  《如果岁月可回头》秉承温情、向上的现实主义风格,充满细节和生活感的服化道,为观众营造出易与剧中人物共情的沉浸式代入感。该剧拍摄节奏温情细腻,从主角的表情以及内心展现,到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乃至于角色人物的微表情都捕捉得十分精准

  蓝天愚不太理解余丽萍为何急于结婚,询问上官慧的意见。上官慧觉得余丽萍要么真喜欢蓝天愚,要么就是个二货。白志勇吐槽自己的老板,晓鸥认为这样的老板就应该炒鱿鱼,小美反问白志勇自己的想法。白志勇说按他原本的性格一定会炒老板鱿鱼, 但这次是景雅介绍的,他不想让景雅为难,想坚持。小美赞同。心理医生不反对景雅通过要个孩子来摆脱现在低迷的状态,但建议景雅慎重考虑是马上交新男友还是用别的方式。景雅问白志勇是否真是无后信徒,不喜欢孩子。白志勇疑惑景雅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

  黄九恒与友人诉说小蕾让人心疼的反应,又想到小蕾不是亲生的,暗自落泪。经历了这么多的蓝天愚再见晓鸥时表示想要结束这段假恋爱,晓鸥十分伤感。晓鸥把假恋爱分手的消息告诉小美,小美心疼晓鸥并感慨晓鸥的坚强。小美决定不再对丈夫软弱沉默,想通过打官司来解决问题。律师告诉黄九恒和林响,常哲的加拿大妻子艾米要见黄九恒和林响,黄九恒担心沟通问题请景雅一同前去帮忙翻译。见完后,艾米认为孩子在加拿大能有更好的生活,也不愿放弃抚养权,提出要面见小蕾。黄九恒一家三口吃晚饭时,黄九恒告诉小蕾艾米想要见她,征求其意见。

  张风雷(组长)、袁岳光(陈设组长)、袁岳辉(现场道具)、侯辉(B组道具)、王其乐(B组道具)

  黄、白、蓝三人同情小美的遭遇,支持白志勇帮小美。埃里克斯疯狂的追求让景雅苦不堪言,于是找其约谈并正式拒绝其表白,埃里克斯暗自神伤。五人在聚会时,晓鸥恶心想吐,蓝、白、黄猜疑晓鸥是不是“怀孕”了,并询问晓鸥身体状况,小美搪塞过去。埃里克斯要回国了,他找到白志勇,告诉白志勇他上次与景雅相处时景雅的失控状态,白志勇思考是否与景雅强行离婚有关。走前的埃里克斯找景雅告别,坦白说出其实白志勇与景雅内心还是在乎对方的。小美询问晓鸥有没有去医院,晓鸥表示因为害怕没有去,小美贴心陪伴一同前往。

  小美和晓鸥组织蓝、白、黄“三方会谈”,最终三人敞开心扉和好。大家在小美餐吧聊天,梁正廷又来闹事,白志勇为小美出头被梁正廷打伤,小美说出了自己的故事。小美高中辍学混社会,无恶不作,当时折腾的理由也是三人如今说的“自由”,直到父亲得绝症去世,当时的男朋友修杰也被人砍死,她才意识到自己想要的自由是多么自私和残酷。小美出狱后改邪归正,就在那时认识了研究生毕业文质彬彬的梁正廷,小美觉得梁正廷就是她的爱情和救命稻草。没想到梁正廷结婚后得知小美的过去开始心里不平衡,变态折磨小美。小美想要离婚,梁正廷提出要三百万。小美没那么多钱,梁正廷就经常来闹。上官慧和林响得知小美的经历,都佩服小美的坚强。

  公司白领,白志勇前同事,黄九恒妻子。贤淑平实,温柔善良,气质柔弱温和。她有一个11年的秘密,并非是她想刻意隐瞒。因一次偶然事件,女儿黄小蕾的身世抖落,原来黄九恒并非是黄小蕾生父,林响方想起事情起因。林响虽非有意,但因不是黄小蕾生父这个事实,对黄九恒有了精神伤害。

  黄九恒含糊其辞,白、黄、小美推测他得了绝症,劝他想开点。旅程结束回到深圳,临别前白志勇邀请黄、蓝、小美常来家里玩,反正家里只剩他一人。白志勇回到家遇见来拿东西的景雅,劝景雅趁年轻再找个人,景雅情绪激动说已筋疲力尽无力再经营任何一段感情。景雅含泪离开,白志勇触动,但依旧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深夜,小美关掉餐吧正准备回家,梁正廷出现要走了她身上的钱。黄九恒回到家中,面对林响气氛非常压抑,看了看睡着的女儿后又离开了家。蓝天愚也没有勇气进家门。两人先后来到了白志勇家。

  该剧讲述了白志勇、黄九恒和蓝天愚三个中年男人与江小美,因婚姻失败不约而同走到一起,四人经历种种推心置腹、相互扶持,终于让他们对家庭、情感、事业都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感悟的故事

  上官慧又见秦峰,告诉秦峰自己离婚并不是因为他。秦峰再次提出复合,上官慧希望秦峰能给自己一段时间考虑。白志勇同意了景雅的造人计划,景雅反而让白志勇不要答应的这么痛快,再考虑两天。蓝天愚向上官慧解释晓鸥只是假女友,是为了治疗自己的心理障碍,希望上官慧不要误会。上官慧鼓励蓝天愚勇敢尝试,她的心口不一却被蓝天愚认为是潇洒。黄九恒女儿小蕾要办生日会,邀请几个叔叔带着家人全部参加,众人想象蓝天愚、区晓鸥、上官慧和秦峰四人同时在场时尴尬的人物关系,蓝天愚又想临阵脱逃,众人用激将法,他才答应一定出席。

  蓝天愚与晓鸥买菜时顺口喊出上官慧的名字,晓鸥没生气,觉得蓝天愚跟自己相处更轻松了,内心也清楚蓝天愚并没有忘记前妻。小美劝晓鸥适可而止。在小美酒吧门口,埃里克斯倒车意外撞到白志勇,小美、晓鸥、埃里克斯将白志勇送到医院。景雅匆忙赶来,埃里克斯才知道白志勇是景雅的前夫。小美、晓鸥看到景雅到来带埃里克斯提前离开,留下景雅和白志勇。晓鸥表示医药费要埃里克斯出,但埃里克斯钱不够。黄九恒不在家,常哲再次来访,常哲怀疑小蕾是自己的女儿,林响否认并希望常哲不要再来打扰自己的生活。

  最近真是新剧扎堆上,不论是上星剧还是网剧,都赶在3月20号前后播出了。电视剧领域最有号召力的女演员之一孙俪,她的《安家》刚大结局,紧接着,电视剧领域最有号召力的男演员之一靳东,就带着新剧《如果岁月可回头》来了。前脚还在《安家》里搞破坏的翟云霄,换了个名字就又出现在《如果岁...

  《如果岁月可回头》从中年失婚的社会话题切入,呈现了三个家庭笑泪交织的悲喜生活,力图打破对中年人群的“刻板印象”。剧中人物面临的选择和探讨的话题具有普遍性,比如,离异后该不该告诉老人和孩子,如何承担家庭重担,离婚和复婚该不该“广而告之”。人到中年究竟能不能换一种活法。剧中的三个“老男孩”白志勇、黄九恒、蓝天愚,主动求新求变,向年轻人靠拢,试图换一种活法,重新出发。寻找新生活的路途中遭遇许多困难,但三个人的信念没有动摇,令观众从他们坎坷不如意的生活里看到了温暖的友情

  蓝天愚和江小美想了许多方法,最后蓝天愚决定用中药。上官慧找了位老中医,据说他的药方非常管用,开了汤药给黄九恒,黄九恒一饮而尽,没想到中药起了效果,整整睡了两天两夜,起来后黄九恒恢复意识。晓鸥来到餐吧,病态难掩,黯然感慨下次再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小美看着憔悴的晓鸥伤感落泪。景雅与送完饭的上官慧在黄九恒家楼下相遇,此时二人才知道原来对方竟然是前夫好朋友的妻子。黄九恒终于睡醒,知道自己因为犯病让朋友们担心,愧疚不已。结束黄九恒的事情后,白志勇询问江小美离婚近况,并觉得奇怪怎么不见晓鸥,小美表示前夫已经同意与她离婚,且晓鸥最近身体不好,没有让她来上班。

  穆萍突然要带白志勇回家见父母,白志勇拒绝,坦白自己没有准备好,接受不了穆萍的热情。穆萍不以为然,继续狂追。黄九恒、蓝天愚、晓鸥在餐吧分析着穆萍,黄九恒坦言自己介绍穆萍其目的是想刺激小美和白志勇,小美如此冷静,让黄九恒摸不着头脑。白志勇约穆萍出来正式拒绝她,白志勇说自己要找个年轻的,穆萍听后伤心离开。景雅对埃里克斯的告白表示需要时间想清楚,正巧碰到白志勇来小美酒吧。白志勇告诉小美,黄九恒介绍穆萍给他是想测试他和小美的感情,小美知道没有生气,且感激交到他们这几个朋友。

  为了孩子,蓝天愚和上官慧离婚后没有公开,开始了同住屋檐下分房而睡的隐离婚日子。上官慧同意离婚是为了解脱蓝天愚,其实根本放不下这段婚姻。景雅听说蓝天愚离婚,问白志勇是否影响了蓝天愚,两人观点不同再次争论。小美知道大家想把白志勇和她往一块儿凑,但她现在焦头烂额,没有兴趣。林响得知蓝天愚离婚,认为问题可以解决,不一定非要离婚,黄九恒说男人有些事情就是过不去。蓝天愚以为离婚能解脱,没想到离了也没轻松,劝黄九恒能不离就别离。景雅和上官慧再次公园偶遇,得知上官慧离婚了,感叹都以为离婚能解脱,可他们都没解脱。

  景雅劝白志勇赶紧找工作,否则只会坐吃山空,白志勇说等钱花光了再找。景雅询问白志勇和小美的关系,白志勇惊讶于景雅本来不是个爱吃醋、八卦的人,为什么会如此在意,怀疑景雅有什么企图。白志勇觉得最近景雅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奇怪,找江小美帮忙分析,小美觉得景雅可能还爱着白志勇。黄九恒得到出国工作的机会,他有些犹豫,但觉得出国可以回避家庭问题。蓝天愚说回避解决不了问题,劝他慎重考虑。林响问黄九恒想出国是不是对家对她和孩子没感情了,黄九恒说自己只是想用两年时间透透气。小美和晓鸥得知后,也反对黄九恒用出国来逃避问题。心理医生劝导景雅,如果老想着自己的委屈,是不可能开心起来的。

  黄九恒告诉白志勇、蓝天愚小蕾回来了,大家赶到黄家才发现小蕾根本没回来,一切都是黄九恒的臆想。白志勇、蓝天愚商量带黄九恒去医院,黄九恒拒绝说要在家陪小蕾。小美闻讯赶到,安眠药已经对黄九恒没有任何的作用了。于是三人计划将他灌醉,因为按照黄九恒以往习惯,喝醉后就能睡觉,当三人以为计划成功,在商量下一步怎么把他带到医院时,屋内的黄九恒又突然睁了开眼。第二天凌晨,黄九恒坐在客厅看着熟睡的白志勇、蓝天愚,两人知道计划没有成功的,骗黄九恒说是小蕾担心他的身体希望他能去医院做个检查,黄九恒同意了,见过医生的黄九恒知道自己患病但还是不肯相信女儿没有回来,觉得是朋友们的大惊小怪,生气地回家了。

  江小美问白志勇怀孕失败的感受,白志勇如实回答觉得有些失落,还是有些期待孩子的到来,一直以追求自由为口号的白志勇表现出的责任感让小美另眼相待。飞机上一位醉酒男闹事,上官慧与醉酒男同收拾碎渣二人意外划破手指,且有短暂接触,航班结束后上官慧得知,醉酒男是艾滋病携带者。回到家后,上官慧把自己手指划破的事告诉蓝天愚,蓝天愚十分担心,二人决定先不告诉儿子和长辈。埃里克斯和景雅吃饭,想询问景雅离婚的原因,景雅觉得白志勇不够成熟,埃里克斯却觉得白志勇很优秀。

  景雅来白家取东西,蓝天愚和黄九恒再见景雅,惊讶景雅性情大变。景雅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正通过心理治疗。梁正廷又来找小美要钱,言语轻薄,小美拒绝给钱。林响说身在监狱才感受到这个家是她内心最大的支柱,黄九恒触动。白志勇主动找到景雅想要知道离婚的真实原因,景雅情绪不稳定,赶走了白志勇。蓝天愚看见上官慧就会想起秦峰,所以他选择回避继续住在白志勇家。黄九恒想退出“颠覆三人组”回家陪林响,白志勇说林响的示弱可能是女人的苦肉计,黄九恒听着刺耳,两人吵了起来,不欢而散。

  江小美的好闺蜜,性格随和飒利,天真烂漫。她与江小美同病相怜,互相照顾,抱团取暖。她真诚善良,想帮助蓝天愚走出离婚的情伤,也是在帮她自己。因四年前被查出患了绝症,将不久于人世,不想将自己最后的青春在看病中走过,也不想活在大家同情可怜的目光中,她更愿意像正常人一样,享受生命最后的美好时光。

  白志勇再次找到景雅,告诉她自己对重新追求她这件事情是非常认真的,希望景雅可以给自己一次机会。景雅觉得复合的事情太突然,希望白志勇可以给自己时间考虑一下,白志勇表示不能等待,一再询问景雅考虑的结果,景雅表示从英国回来后可以考虑。面对景雅的犹豫,白志勇知道自己并不是毫无希望,和蓝天愚、黄九恒商讨后,表示自己会用狂追的方式让景雅下定决心。蓝天愚上官慧也开始了二人的复婚之路。黄九恒也开始认真考虑和伍倩的关系。白志勇希望黄九恒能尽快找到自己的情感归属,黄九恒还是很在意女儿的感受,于是告诉小蕾伍倩的存在。在大家的劝说下,黄九恒终于下定决心尝试与伍倩开始接触。

  两人来到房间,景雅看白志勇还是很尴尬,决定改日再约。白志勇仓皇逃离,保证下次一定完成任务。白志勇终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蓝、黄和晓鸥,几人竟一致认同景雅的做法。白志勇坦言自己不是不喜欢孩子,而是怕没有能力做个好父亲。景雅公司的外国专家埃里克斯违规在公园草地搭帐篷,景雅替他解了围。健身房要续费了,穷得叮当响的白志勇提出月续。白志勇找朋友催债,对方也是一穷二白,只好悻悻而归。三人来到餐吧,蓝天愚和黄九恒看出白志勇没钱了,决定出资帮他,开玩笑说必须写欠条,自尊心极强的白志勇嘴硬说不需要,买了一堆方便面,谎称自己要减肥。

  《如果岁月可回头》以诙谐又时尚的格调展现三个男人的颠覆冒险,不管是改变外在形象的染发、穿潮牌,还是体验年轻人生活方式的快闪、狂欢,三人无所不用其极,放下一切顾虑,以年轻人的姿态拥抱生活。该剧将镜头聚焦每个人都可能面临的现实窘境,用主人公一次次颠覆自我的尝试,完成现实题材的真正落地;用由表及里的改变过程,展现“岁月并非负担,而是沉淀下来的财富”的主旨。该剧不论是叙事风格,还是剧情切入角度,都淋漓尽致地体现出创新性。构成这种创新性的前提,是该剧独具匠心的社会观察点。该剧将叙事方向聚焦在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中年群体,用源于生活的事件,拉近与观众的距离,产生思想共鸣。该剧用温暖的情感脉络展现人与人之间的现实关系,用令人感同身受的故事为现实生活注入信心和希望。该剧的温度与深度不仅表现在用创新且极具现实观照的视角,真实摹写社会现实,深度介入时代肌理;还在于改变人们固有观念,引领观众思考生活真谛,富有积极向上的内生动力

  原是一名公司高管,景雅的丈夫。面临失业和离婚,决定抛开年龄,重启自己的人生。在旅途中遇到江小美成为好友。他放荡不羁,恣意妄为,但为人仗义豪情,崇尚自由,是个痴情种子。“被离婚”后,对于离婚真相百思不得其解,他仍旧性格自负骄傲不会反思。向往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并亲身践行,最终与景雅复婚。

  靳东直言,剧中三个男主角都是导演身边的人,他们共同的朋友,皆有人物原型。一拿到剧本时,他从剧作的角度分析故事,和导演共同探索在表演和拍摄上的更多可能性

  小美反对晓鸥的决定,但晓鸥觉得自己可以控制不会假戏真做,晓鸥自己也有隐情,这也是她帮自己的一种方式。小美表示自己可以永远陪伴晓鸥,但是晓鸥却告诉小美她需要通过这次恋爱来适应未来没有小美的日子,并嘱咐小美,一定要对自己的事情保密。蓝天愚犹豫退缩,白、黄二人好说歹说劝蓝天愚要义无反顾,小美也告诉蓝天愚,晓鸥是认真的。晓鸥更是起誓,她绝不是因为可怜他才决定的。景雅晚上到白志勇家,白志勇问为何两年零五个月前景雅对自己的态度突然转变。白志勇判断景雅一直在回避什么,景雅希望白志勇沉下心来想,没想明白就是因为想得不够细致。

  星级酒店行政主厨,徒弟满天下。少年成名,业界大拿,性格倔犟。是不善于表露情绪但酷爱面子的中年男性,因妻子林响与前男友分手前已怀孕,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与她结婚生子,在一次偶然的测验中得知养育了11年的女儿非自己亲生。后以年轻的姿态开启全新自我,以对生活不灭的热情来找回幸福味蕾。

  埃里克斯因没钱住国际公寓找景雅帮忙找住处。埃里克斯带着礼品再次登门看望白志勇,并表示自己没钱住公寓,想借住白家,白志勇觉得埃里克斯没脸没皮,又一次将他赶走。常哲再次打电话到黄九恒家,通过林响向黄九恒表示歉意,并提出想和黄九恒、林响见面。小美和晓鸥建议黄九恒和常哲正式见面谈一下,并提醒黄九恒见面注意说话要做到滴水不漏。黄九恒、林响和常哲及律师见面,常哲表示两天后会有小蕾头发的DNA鉴定报告,林响表示无论结果如何先不要告诉小蕾,这次见面再次折磨着本就身心疲惫的林响和黄九恒。

  蓝天愚和高淑雅关系发展迅速。双方坦诚地表示因只有一套房子,所以都和自己前任住在一起。 高淑雅送给了蓝天愚男士钱包作为礼物。高淑雅做饭招待白、蓝、黄三人组,白、黄二人都觉得满意。晓鸥考虑给餐吧招两个男服务员,准备暴力驱赶来闹事的梁正廷。小美表示这事儿不靠谱,不能做触犯法律的事情。白志勇起哄今天是接吻节,让蓝天愚亲高淑雅,蓝天愚继续面瓜本色扭扭捏捏,高淑雅主动亲了蓝天愚。蓝天愚送高淑雅一条项链,高淑雅激动得流了眼泪。蓝天愚向上官慧坦诚已经有了新的情感对象。

  小美暗中出钱给修杰父母吃补品,配护工。蓝天愚为白志勇找到了新目标,那就是小美。白志勇觉得小美还在婚姻中,这不道德,并决定掐死自己的欲望不再谈恋爱,一心追求自由。医院的餐费和护工费都低了,修杰母亲打电话问小美。小美言明自己的初心,并请求暂时不要告诉修杰父亲。修杰母亲劝修杰父亲为小美想想,修杰父亲觉得失去儿子的痛苦不是靠一个毫无相干的姑娘来照顾就能化解。黄九恒想要一个亲骨肉。大家觉得林响的年龄还可以要孩子但担心林响不同意,且该怎么跟家人和朋友解释突然想要二胎。

  该剧于2020年3月20日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首播,并在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芒果TV同步播出

  景雅也希望白志勇能从这件事情当中走出来,于是找到黄九恒,希望黄九恒和蓝天愚可以帮助白志勇度过这段艰难的日子。黄九恒询问景雅当初为什么没有告诉白志勇,景雅给出了自己的理由。黄九恒和蓝天愚到餐吧和小美商讨,想各种方式帮助白志勇走出郁闷,面对众人的努力,白志勇表示自己会尽快振作起来。三人为了帮白志勇彻底振作,为白志勇找到了一份在济南的工作,景雅知道消息后表示支持,但白志勇深思熟虑后还是因为景雅放弃了济南的工作。白志勇约景雅在海边散步,表示自己目前很好,不用担心,两人相约一起听相声。黄九恒、蓝天愚、小美三人对于白志勇和景雅的好转表示开心,回想起大家的经历,三人感慨颇多。

  白志勇开始担心黄九恒的状况,他早晚都要面对小蕾的离开,孤单一人。在黄九恒去给林响办销户手续时,小蕾独自来到小美餐吧寻求小美和晓鸥的帮助。为了爸爸能尽早走出痛苦,她希望能把家里重新布置一下, 给黄九恒一个惊喜。小蕾表达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不敢在黄九恒面前哭,不敢提妈妈,自己压制的情绪终于爆发,声泪俱下。大家帮助小蕾重新布置了家里,小蕾看着曾经的全家福陷入沉默。小美和晓鸥等人感慨孩子经过这事后长大成熟了不少。蓝天愚决定尽快结束和晓鸥的假恋爱关系。

  《如果岁月可回头》是由张建栋编剧并执导,靳东蒋欣李宗翰李乃文领衔主演,左小青赵子琪傅晶陈冰主演的都市情感剧

  导游兼餐酒吧业主。她是斜杠青年,美丽大方,爱憎分明,温柔坚定,冷静克制。她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少不经事时,在叛逆时期纹身打架,抽烟酗酒,进监狱,父亲去世、前男友修杰被砍死。后江小美洗心革面,要做善良之人,行正义之事,彻底和过去告别,却遭遇与现任丈夫离婚不了的勒索。江小美与白志勇的情感交集,无疾而终。

  常哲给小蕾办签证。留给黄九恒和黄小蕾父女两的时间只剩下十几天了,五人组的其余四人担心黄九恒,在餐吧开导他,黄九恒表示自己已经想开。离别之前,黄九恒将小蕾日常生活需要注意的事项一一说给常哲听,众人嘱托小蕾在外生活要照顾好自己。小蕾怕黄九恒难过不让他去机场送,父女二人的手轻轻松开,上了车的黄小蕾眼睛一直看着黄九恒,黄九恒看着车带着黄小蕾渐行渐远。小蕾走后,黄九恒彻夜失眠,来找白志勇。黄九恒依旧夜夜失眠,白志勇等人十分担忧,小美提议三人组恢复,拯救黄九恒。黄九恒因长期失眠脸色惨白,目光空洞,看着林响睡过的枕头产生幻觉,与身边的林响谈心,孤单异常。

  白志勇被景雅强行离婚,很懊恼,因为他不明白景雅为什么非要离婚。上官慧和秦峰见面被丈夫蓝天愚抓了现行,蓝天愚气愤妻子要离婚原来是有了外遇。景雅搬走前白志勇追问离婚原因,景雅说是因为白志勇的不关心,白志勇一头雾水。公司发布会,项目经理白志勇未到,林响正着急,丈夫黄九恒一脸沉重找来要跟她谈谈。白志勇出现打断了两人谈话。喝醉的白志勇搞砸了发布会,朱老板要开会处理他,白志勇主动离职。白、蓝、黄三个生活在同一城市的陌生人同时遭遇婚姻滑铁卢,不约而同报了江小美的南澳旅行团散心。

  某航空公司乘务长,蓝天愚妻子。温柔贤良,宽容大度,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生在幸福不知福,日子长了,觉得日子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上官慧在平淡的幸福中,渐渐地迷失自己。蓝天愚一到家就去书房,无法忍受蓝天愚不关心家庭事务。面对夫妻俩没有激情的生活,她的精神便出轨了一位体育老师。

  白志勇也懵了,决定查景雅离婚的真实原因。景雅下班后不知不觉走到了白家楼下,白志勇调侃景雅是否又找理由来看自己,景雅说是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的习惯,一番话让两人都伤感。晓鸥奇怪白志勇和景雅看上去非常般配为何会离婚,小美说外人看来般配并不一定真般配。蓝天愚被系主任批评并警告如果不染回黑发就停他职。小美带着一头粉色假发现身说法,黄九恒和蓝天愚觉得确实有些别扭。黄九恒要去参加小蕾的家长会决定染回黑发,蓝天愚表示支持,少数服从多数,三人把头发染回黑色。上官慧问蓝天愚能否原谅自己,蓝天愚说可以尊重上官慧想再活一次,但要他现在原谅太难。

  白志勇提议蓝天愚可以自由出入晓鸥家,小美怕晓鸥受到伤害,极力反对俩人的假恋爱继续下去,而晓鸥说想通过这场假恋爱让自己得到片刻解脱。按照白志勇的主意,蓝天愚来到晓鸥家,二人有了实质性假恋爱进展,蓝天愚却担心上官慧知道后会不高兴。小美独自来到白志勇家给他送工资,两人单独相处让白志勇略感尴尬,白志勇觉得没给餐吧盈利对工资再三推脱,小美打开冰箱发现泡面换成了馒头,既心疼又气白志勇太要面子,留下钱离开了。黄九恒与白志勇垂钓时,黄九恒问老白到底喜不喜欢小美,白志勇回答喜欢,但是因为江小美还没离婚不可能有发展,朦朦胧胧的感情只能扼杀在摇篮里。

  小美走前,白志勇和小美谈起两人的感情问题。他坦言自己是爱她的,但因为内心割舍不下景雅,所以不敢面对自己对小美的感情。小美知道白志勇最后选择的还是景雅,神色黯然,回餐吧借酒消愁。黄九恒跟伍倩坦白自己没有办法下定决心,伍倩表示自己可以等。另一边,蓝天愚也对白志勇坦白了自己对上官慧的感情。景雅询问白志勇与小美的感情状况,白志勇表示两人的情感已经整理好,景雅猜测理由是因为自己,但没有得到白志勇的正面回复。蓝天愚来到小美餐吧询问白志勇餐吧生意如何,聊天过程中,蓝天愚告诉白志勇想趁着上官慧去海南出差期间改变一下家里的环境,给对方一个惊喜,白志勇惊喜二人情感的变化。

  结识。都说幸福的家庭千篇一律,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三个大男人打开心扉之际,才慢慢了解到了彼此的婚变始末。江小美的酒吧成为三个失意中年男人倾诉痛苦、敞开心扉之地。而随着来往渐渐频繁,三个男人也知道了藏在江小美心中那不为人知的过往和心酸的现状。于是,几个人在彼此的携扶下,开始了对生活、情感、事业进行全新体察。虽然各自遭遇不同,但三人同行,相扶打气。最终,经历种种,男人们获得新生,寻回来时的路。三位妻子亦在他们的重生中,看到了全新的丈夫。而江小美也得益于他们的帮助,解决了自己的困境

  景雅持续在做心理治疗。在她和白志勇的十年婚姻中,因白志勇经常夜不归宿喝酒打牌,她总是彻夜失眠、担心,没有办法改变白志勇她只能选择离婚,但白志勇是她的初恋,要忘记也很难。景雅和上官慧再次在公园遇见,但两人都希望彼此不再见面,那么证明两个人的愁苦都过去了。小美跟修杰母亲见面,瞒着修杰父亲。小美提议她请个人来照顾两老,修杰母亲觉得瞒不过修杰父亲。蓝、黄觉得白志勇的目标最容易实现,决定先从白志勇开始,让白志勇迅速谈一场新恋爱,以此忘掉景雅。三人来到瑜伽课上寻找目标,白志勇看上了女教练伍倩。蓝、黄助攻白志勇,集体被伍倩数落。

  晓鸥和小美再次谈论到自己的病。小美想告诉大家,但晓鸥不同意,让小美瞒着黄、白、蓝和孟非宁,直到瞒不住为止,并且晓鸥坦白对蓝天愚有感情,但自己已没有资格。黄九恒忙完在后厨等待林响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是交警的声音,原来林响在去医院路上出了车祸,当黄九恒焦急的跑到手术室门口,听到的却是林响去世的消息。黄九恒脸色苍白,目视着林响宁静的脸。黄小蕾被黄九恒徒弟带到医院,看到林响的小蕾悲痛万分。面对林响的离世众人强装坚强,不想加重黄九恒父女的悲伤,白志勇也因为这件事情心情受了影响,推迟了和景雅同房的日子,并对死亡和生活有了新的感悟。

  韩非(总发行人)、赵方媛(总发行人)、庄艳(发行人)、赵云飞(发行人)、李蒸蒸(发行人)

  酒吧最终缴了罚款得以继续营业,白志勇也结束了在酒吧短暂的工作。清盘账目,除去被罚款、运营费和白志勇的工资,餐吧挣的钱等于这十几天不赔不赚。白志勇离职后再次来找景雅借钱,景雅依旧没有借给他,并且提示后天排卵期。白志勇再次找到欠他钱的梁子,硬是要了梁子的钱包,拿走了一半,给梁子留下一半。黄九恒跟白志勇和蓝天愚诉说每天面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的压抑,说出打算放弃要个亲生孩子的想法,压抑的心情无处释放,三人寂静无声,哀伤笼罩。林响早已猜出黄九恒想要一个亲生孩子,黄九恒坦白担心小蕾接受不了,决定咨询一下朋友们的意见。

  蓝天愚向上官慧坦白他和晓鸥的假情侣关系,并问上官慧是否希望自己去和晓鸥谈恋爱。上官慧说他可以去找一段自己想要的感情,蓝天愚说自己放弃不了家庭,做不到不管不顾。白志勇晚.上来到小美餐吧,小美告知白志勇自己已经离婚,两人举杯庆祝。上官慧询问蓝天愚是否还在意自己出轨的事,蓝天愚说他曾在深夜躲在卫生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原来已不像自己想象的年轻,每次凝视都比想象的苍老,越来越害怕孤独,如果上官慧走了留下他自己一个人,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上官慧与秦峰的事情在蓝天愚心中早已成为过去。

  上官慧感谢白志勇对蓝天愚的照顾,并且告诉白志勇是自己先提出的离婚,至于她和秦峰的恋情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白志勇把上官慧后悔的想法转达给了蓝天愚,但三个男人还是决定向前看,在河边高喊着决定忘掉过去,重新开始。蓝天愚重新开始的目标就是他大学时期追求而不得的女同学余丽萍。白、黄二人陪蓝天愚来到江城,发现余丽萍已是江城著名美女企业家,身家上十亿。三人没有想到的是,余丽萍极其热情,开门见山提出要和蓝天愚结婚,并且连他来到江城以后的工作都安排好了。余丽萍的突飞猛进让蓝天愚有些惊慌失措,然而在晚宴上,余丽萍更是当众宣布蓝天愚是自己的新男朋友,并且说出了自己的婚后计划。

  某大学中文系老师,敬业的教书匠。他言谈风趣,儒雅闷骚,性格懦弱。对家庭事务不关心,发现妻子上官慧的精神出轨,想与上官慧离婚却没有勇气,想原谅内心却又放不下,就这样徘徊在破碎婚姻的边缘。但为了孩子,他选择了逃避现实。蓝天愚因婚姻失败,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进行治愈之旅。

  众人事后复盘,觉得高淑雅用的是经典诈骗手段,早就应该看出来。蓝天愚自己也非常懊悔,他对白志勇、黄九恒、小美和晓鸥回忆高淑雅看自己的眼神实在欺骗性太强。白志勇告诉小美,自己虽然不想要孩子,但是也无法接受景雅找别人做孩子爸爸。蓝天愚怕自己再拖下去就搞成黄昏恋,白志勇感叹,青春不在,胆量也就不在了。林响提醒黄九恒不要瞎参合蓝天愚谈恋爱的事,免得以后上官慧埋怨他。蓝天愚找上官慧借钱,上官慧看出来蓝天愚是因为恋爱花的钱,蓝天愚也坦白自己被骗了钱。白志勇在小区偶遇景雅和景雅的心理医生,误会心理医生是景雅男朋友,以为这就是景雅新找的孩子的爸爸。

  2020年3月19日,该剧发布“剧情版”预告及人物海报正式宣布定档于3月20日在北京、东方卫视首播

  常哲同意先瞒着小蕾,但不能超过两年,并且决不放弃抚养权。黄九恒和林响决定出80万跟常哲谈判,可家里只有60多万存款,找众人借钱。白志勇、蓝天愚陪黄九恒来到常哲所住酒店,为了谈判顺利,让白志勇和蓝天愚跟常哲谈,黄九恒在大厅等候。白志勇和蓝天愚带着一百二十万跟常哲谈,但被常哲拒绝了,谈判失败。黄九恒一家三口吃饭,女儿再次问发生了什么,黄九恒告诉小蕾家里确实发生了一些事,但还不能告诉她,希望女儿安心。上官慧要去拿检测报告,蓝天愚二人紧张到吃不下早餐。这时刚好儿子发来视频,看到儿子上官慧终于控制不住地哭了,蓝天愚赶忙接过手机安慰儿子。

  梁正廷来餐吧找小美要钱,小美拒绝。梁正廷称自己已经身无分文,起码给点饭钱。小美沉默,晓鸥坚决不给,梁正廷直接走到收银柜台拿钱就走,晓鸥想要争执被小美拦下。小美告诉晓鸥,自己答应过死去的父亲,不再重复过去伤害别人的生活,然而自己却为年轻的错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白志勇陪蓝天愚到相亲角寻找新的机会,蓝天愚不承认自己是老牛吃嫩草,而是正值壮年。他相中了一个还不错的女人高淑雅,决定约她出来。两人见面,高淑雅和强势的女企业家形成鲜明对比,高淑雅也很喜欢蓝天愚,这让他终于看到了新的希望。但,远在澳洲的黄九恒提醒蓝天愚不要投入那么快。

  面对梁正廷来闹事小美很无奈,这让白、蓝、黄怀疑梁正廷是不是有小美的把柄。黄九恒跟蓝天愚说小蕾的教练秦峰因为失恋耽误训练了,正巧碰到上官慧回到家,听到秦峰上官慧一脸尴尬。白志勇正式上任餐吧管理人,计划餐吧要改变风格,白志勇提出的庸俗方案和小美完全不能达成共识,会议不欢而散。蓝天愚不解上官慧为什么分手,上官慧坦言本想找个新鲜的感情,可发现并不理想,所以和秦峰分手。白志勇又做了一个改革方案”交友餐吧”,这个方案再次被小美评为太庸俗,而白志勇和晓鸥却觉得可行,小美只好同意。

  小美打来电话,黄、白、蓝三人急匆匆赶到小美餐吧,从小美处得知原来晓鸥在四年前就得了宫颈癌,近期恶化,已是晚期,三个男人惊呆。读完晓鸥临走前写的信后三人很难受。在家,蓝天愚和上官慧说了晓鸥生病的事,上官慧表示想见晓鸥。经过三人极力争取,小美带话晓鸥最终同意见面,原被工作牵拌去不了的黄九恒在机场突然出现,四人前往晓鸥老家。四人在医院见到化疗后脸色苍白的晓鸥,蓝天愚克制着情绪,努力保持微笑。黄九恒、白志勇、小美祈祷老天开眼,让晓鸥活下来。蓝天愚告诉晓鸥,希望她能够坚强,不要放弃。晓鸥知道每个人的感情遭遇以及问题宽慰大家,说每个人都有爱的人,遇到事,别沮丧,别计较那么多。

  蓝天愚和晓鸥一起吃饭,突然接到上官慧的电话说儿子找蓝天愚有事。蓝天愚担心他俩离婚的事被儿子知道,向晓鸥坦言,在上官慧等待检测结果的这六周与上官慧的感情出奇的和谐,晓鸥听到后略显失落,催促蓝天愚赶快回家。回到家的蓝天愚和儿子通话后得知,后天是学校的家庭日父母必须参加,知道是自己多虑了,上官慧松了口气。黄九恒约见常哲商量小蕾的事,想进一步争取小蕾的抚养权,但常哲依旧不改变想法。林响又因女儿的事长期耽误工作被辞退,原本压抑的家庭难上加难,黄九恒左思右想,决定告诉小蕾线集

  景雅打电话给白志勇说自己后天排卵期,两人约好了在景雅住处进行要孩子的计划。景雅嘱咐白志勇这两天不要喝酒、熬夜。趁着家人都睡下了,郁闷的蓝天愚找白志勇喝酒消愁,白志勇看着枯萎蹒跚的蓝天愚,还是决定陪蓝天愚喝一杯。蓝天愚告诉母亲,他知道不该轻易结束婚姻,但他做不到,他同样也做不到恨上官慧。母亲希望蓝天愚能够挽回婚姻,再给上官慧个机会,希望他能做个大丈夫。白志勇告诉小美,自己想到和景雅的约定,竟有一种很壮烈的感觉。小成要开学,蓝奶奶和小成要回去了。临走之前,蓝奶奶和蓝天愚的朋友们见 一面。蓝奶奶动情地感谢朋友们的帮助,并希望朋友们继续帮忙,离婚的事继续瞒着小成。蓝天愚看着母亲深感内疚。

  白志勇准备卖车帮江小美凑钱,景雅约白志勇见面,答应借钱给他,景雅这种只要有理有据她就会支持的做法让白志勇感动。江小美对花钱买离婚的事情犹豫了,觉得花钱买离婚是一种耻辱,白志勇劝她当机立断。白志勇把卖车的钱和向景雅借的钱给小美,小美非常感动。夜晚,黄九恒向林响坦言,因为她肚子里孩子的到来,自己对于小蕾反而更加不舍。江小美在城市广场约见前夫梁正廷,提出先给九十万,其余的再想办法,前夫拒绝,一定要一次性付清三百万,还拿照片做为威胁,小美生气,两人不欢而散。江小美将此事告诉白志勇、晓鸥和蓝天愚。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蓝天愚边上班边照顾老丈人,上官 慧很感激。蓝天愚说不管以后两人怎么样老头永远是他爸。三人在晓鸥的带领下组织了一场“快闪”游戏,一场特别的快闪活动被海滨市电视台记者采访并报道,三人因此感受到一些跳脱的快乐,但也不得不为跳脱的行为给身边人一一解释。 上官慧和秦峰再次见面彼此都不轻松,秦峰感觉到做第三者的痛苦和煎熬,上官 慧也觉得道德虽然只两个字,但太难扔掉。白、蓝、黄和晓鸥正跟小美炫耀快闪活动的成功,警察出现将四人带进了派出所。

  那晚,景雅加班,白志勇却因打牌没来接她,她在小区门口被人掳走景雅情绪崩溃,白志勇陷入深深的自责,两人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白志勇为景雅准备好早餐,景雅表示想正常上班,想赶紧忘掉这一切。白志勇将三年前发生的一切告诉江小美、蓝天愚和黄九恒,询问自己该怎么办,蓝、黄建议白志勇少提此事,让此事淡化,但白志勇和小美认为景雅现在最需要陪伴,以毒攻毒。白志勇去景雅家里找景雅,万般催促下,景雅开了门。白志勇询问景雅是不是特别恨他,景雅表示确实恨过他,认为离婚才是报复他最好的方式。

  小美介绍朋友晓鸥给蓝、白认识,90后 晓鸥的人生观让两人眼前一亮。秦峰感觉挑明关系后.上官慧离自己更远了,两人约定要继续坚持。父亲让景雅给白志勇送特产,景雅问白志勇如今家庭、工作都没了,是否对不愿受管束、懒散的生活观有所改变,白志勇觉得目前自由自在的状态很好,景雅失望离去。黄九恒在家,林响的过分关心让他很不自在。林响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蓝天愚回家和,上官慧没聊两句就吵了起来,上官 慧提议离婚,蓝天愚大怒,摔门而去。黄、蓝再聚白家。白志勇提议既然目前都无法回到之前的生活,不如继续找乐子,继续飞”。三人在某夜店喝酒,小妹听说三人要飞”,递上一枚药片,三人吓得砸了药片各自回家。

  小美直言三人穿“潮服”有些不伦不类,黄九恒同感。林大健餐馆后厨不辞而别,送菜的货源也全被切断,餐厅歇业。上官慧希望缓和关系主动对蓝天愚示好,蓝天愚拒绝。林响询问黄九恒女儿具体学什么运动项目,黄九恒认为自己是继父,让林响自己定,林大健在全市都招不到厨子才明白碰到了业界硬石头,主动找黄九恒服软。黄九恒得饶人处且饶人,林大健心服口服。小美依旧每月给去世的前男友修杰的父母送钱。

  ,三个中年男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遭遇了婚姻滑铁卢,先后成为失婚男。一次自我治愈的澳洲之旅,将三个从无交集的男人凑到一处,并与导游,同时也是一家酒吧老板的江小美

  英文翻译官,白志勇前妻。性格温和、长于思辨,处世坚定。气质优雅且独立,拥有这双重人格,与白志勇结婚多年,有一个秘密不忍告知白志勇。她是个有情调的女人,无法忍受白志勇的不关心,甚至用“冷暴力”来无视她。常常觉得孤独,害怕被白志勇抛弃,最终心灰意冷,忍痛做出离婚决定,与前夫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

(编辑:admin)
http://brotoush.com/lvshijieshao/57/